来一场与南极的亲密接触,4名师生出征南极

日期:2019-09-27编辑作者:科学

“其实,南极并不像人想象的那么恶劣。”李航和刘杨异口同声地说。

在南极的每一天都有故事。刘杨介绍,很多极光观测设备裸露在室外,因为恶劣的天气环境,裸露的天线需要进行加固,部分线缆还需要进行维修,每次检测或维修后回到中山站时,里面的衣服都是湿的,外面的衣服已经结冰了。

本次南极科考除了执行各专项考察任务外,将在南极中山站附近筹建一个固定翼机场,以便解决目前南极科考站中山站、泰山站和昆仑站之间的人员和货物运输难题。据了解,中国首架极地考察固定翼飞机将于2015年交付使用。

来一场与南极的亲密接触

在南极,李航负责中山站大地测量和卫星导航的相关科学研究,刘杨负责极区电离层极光观测。恶劣的自然环境、变幻莫测的天气、高强度的体力消耗……对于每一位南极队员来说,每一天都是新的一天,也是都充满着不可预测挑战的一天。

据介绍,由于极地科考船“雪龙号”今年不停靠长城站,前往中山站执行考察任务的李航和刘杨随船出发,徐永芳和常绪路将随后乘飞机前往长城站执行科考任务,并在南极度过2015年春节。

从此,一项重要工作——北斗卫星导航系统南极观测站的运行和维护,就落到了历届武大师生手中。

(摄影:张然 编辑:杨欣欣)

图片 1

巨大的蓝冰,萌萌的企鹅、海豹,不知名的海鸟,让他们感觉天地都是开阔的。南极并不是人们想象中的荒芜,多国在南极设站点,“中山站像是一座小村庄,有建筑物,只不过现代化程度没有国内高。”李航说。

4月12日,上海浦东中国极地考察国内基地码头,中国第32次南极考察队顺利完成各项预定考察任务,乘坐“雪龙号”极地科考船回到祖国怀抱。

4人分别是:中国南极测绘研究中心硕士生李航,负责中山站大地测量和卫星导航的相关科学研究;电子信息学院博士生刘杨,负责极区电离层极光观测;中国南极测绘研究中心教师徐永芳,负责长城站GNSS观测站升级和验潮站维护;生命科学学院博士生常绪路,负责植物样方采集及DNA提取工作。中国南极测绘研究中心副主任王泽民教授代表学校前往上海为科考队员送行。

2014年10月30日,李航与刘杨随中国第31次南极科学考察队启程远赴南极。

此时,对于第31次南极科考队员、历经了南极中山站越冬的李航与刘杨来说,已离开祖国530多天。

本网讯(通讯员徐永芳)中国第31次南极科考队10月30日从上海国内基地码头出发,我校4名师生随队出征。

对于第31次南极科考队员、历经了南极中山站越冬的李航与刘杨来说,这是一次漫长的旅程,因为他们已离开中国530多天。

图片 2

(供图:徐永芳 编辑:肖珊)

据中国南极测绘研究中心副主任王泽民介绍,从我国独立从事南极科考的1984年起,武汉大学就开始了它的南极科考之旅。严酷的环境对体力有着严苛的要求,因此科考团队逐渐走向了年轻化。1994年,武大南极科考首次派出了博士研究生,一届接着一届,延续至今。

在158天的科考期间,柯灝参与南极内陆考察,负责数据采集、导航与测绘,并参与雪鹰601内陆机场选址工作。“我们用GPS技术进行南极冰盖的运动监测,并在中山站出发基地、泰山站和昆仑站三地分别建立了GPS跟踪站,实现了对南极冰盖的连续实时观测。”

李航的个人爱好是摄影。而南极,尤其是中山站所在的位置正是摄影爱好者的天堂,紫色、粉色、碧色的绚丽极光总是能与他们不期而遇,潜水员眼中视若珍宝的虎鲸李航一年能打三回照面,而且还是虎鲸一家三口,更不用说憨态可掬的企鹅、海豹,它们是李航镜头下常见的模特。

我校南极科考队员与武大中国南极测绘研究中心副主任王泽民教授在“雪龙号”前合影(右一王泽民、右二李航、右三柯灝、右四刘杨)

初到南极之时,正值极昼,刘杨总是睡不着,一觉睡两三个小时便会不自觉地醒来,一看表,夜里十二点还是太阳当空照。

作者:吴江龙

他的作品被NASA、英国格林尼治皇家天文台、《中国国家天文》杂志等选用,这给导师王泽民不小的惊讶,“从前去的博士生埋头科考,带着审美的眼光从事科考的,李航还是第一人呢!”

我国南极科考进行30多年来,武大已派出100余人次全程参与,其中学生40多人,是全国高校大学生参加南极科考时间最早、人数最多、成果最丰硕的高校。“武大为中国极地科研考察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撑保障,在极地科学研究领域做出了重要贡献。”中国南极测绘研究中心副主任王泽民说。

在这片人烟稀少的冰雪琉璃世界,单调重复的工作之余,有人搞雕刻,有人打乒乓球,每个人的爱好都得到了最大的尊重。

南极地区受环境影响,观测设备出问题频率偏高,在李航看来,正是这种特殊的地理环境,锻炼了自己独立动手和研究能力。“在国内半个小时可以解决的问题,在那边可能需要好几个小时才能解决。时间长了,自己的心态也逐步调整好了。”

“当‘雪龙’号离祖国越来越近时,心情就越来越激动。”李航掩盖不住内心的激动之情。

科考之余,李航的爱好是摄影,南极极光、冰原、星空等都是他镜头下的“常客”,也给南极单调枯燥的生活增添了很多乐趣。而对于空间物理专业的博士生刘杨来说,变幻莫测的极区极光,正是他研究的对象。

但是,这种情绪很快就过去了,因为还有一堆工作在等着这群年轻的小伙子们。在南极,李航负责中山站大地测量和卫星导航的相关科学研究,刘杨负责地球磁场和极区电离层极光观测等。柯灝则参与南极内陆考察,挺进南极冰盖最高点Dome-A所在的昆仑站,负责空间数据采集、导航与测绘,并参与雪鹰-601固定翼飞机内陆机场的选址工作。

“观测栋里面的温度往往低于极限温度,有一次由于外部风向改变,风从门缝里刮进去,仪器不能正常工作。得知这一情况后,我立即从站区赶过去,花了一整天时间,终于修好了仪器,但整个人已经冻得快僵硬了。”李航说。

19天后,当“雪龙”号在澳大利亚停靠补给时,正在澳大利亚访问的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时任澳大利亚总理阿博特陪同下,登上科考船参观南极科考项目,并接见了包括李航、刘杨在内的中国第31次南极考察队全体队员。

有人说,科考队员迈出的每一步,可能是人类的第一步,也有可能是人生的最后一步。尽管环境恶劣、条件艰苦,武大科考队员们对极地科考的热情却丝毫没有减退。

和常温环境下作业相比,南极不仅温度低,而且风直接从冰盖上刮下来,中间没有任何阻挡物,异常凶猛。从生活区到观测栋,有时候刚下完雪,脚一踩整个人都陷到里面去。可是当设备出现故障,再大的风雪也得前行。

与李航、刘杨第一次参加南极科考不同,这次是柯灝的第二次南极之旅。南极恶劣的环境、艰苦的条件对于他来说并不陌生。2012年,柯灝随中国第29次南极考察队在长城站开展了2个多月的科考工作。而这次,他工作的地点是海拔更高、温度更低、氧气更稀薄的昆仑站。

“雪龙”号每年一次前往南极为科考站带去补给,原本憧憬着2016年回家过年的李航,因为接替他的队员未能按时抵达,被留下来在南极过了第二个新年, “尽管菜色很丰富,但是那股思乡之情涌动在嘴边,还是把年夜饭吃得五味杂陈的”。

极光作为太阳与地球磁场相互作用的产物,神秘绚丽。因独特的地理位置,我国中山站在极光观测方面有着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刘杨回忆,自己第一次看到美丽跳跃的极光,激动得无以言表。为了探索极区极光背后的秘密,他们付出了很多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

当孤独、寂寞来袭,他们也很会自娱自乐的。比如,不放过任何聚会的机会,俄罗斯站长生日,李航亲手设计贺卡,全站人前去道贺;甚至连妇女节,在站长的提议下,大家还为女友、妻子举杯。

2014年10月30日,李航与刘杨随中国第31次南极科学考察队启程远赴南极。当“雪龙号”在澳大利亚停靠补给时,正在澳大利亚访问的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时任澳大利亚总理阿博特陪同下,登上科考船参观南极科考项目,并接见了包括李航、刘杨在内的中国第31次南极考察队全体队员。

■本报记者 温才妃 通讯员 吴江龙

在中山站,有极光与电离层观测设备在进行极光的常规观测。“极光的运动形态、发展变化的实时监测,数据采集、仪器维护和初步的数据处理等,都是我们要开展的工作内容。”刘杨说。

而这时也恰好是一年中最忙的时段,大部分时间他们把那股初来的兴奋劲都用在了干活上。

“当‘雪龙号’离祖国越来越近时,心情就越来越激动。”历经40余天航行,走下“雪龙号”的李航掩盖不住兴奋之情。

工作之余,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爱好。

有3位武汉大学科考队员随船一起返回,他们是:武汉大学中国南极测绘研究中心教师柯灝博士、博士生李航和电子信息学院博士生刘杨。

然而,在南极,对于科考队员的考验,还来自于专业之外。

三名武大人与南极的情缘,还得从武汉大学的南极科考历史说起。

图片 3

随船返回的有3名武汉大学科考队员,他们是武汉大学中国南极测绘研究中心教师柯灝博士、博士生李航和电子信息学院博士生刘杨。

在中山站,可以上网、玩手机,甚至视频聊天,只是带宽很有限,李航就曾在网上学习学校开设的慕课课程,却因在线考试的时候网速太慢,试卷没有提交成功,迎来了“首次挂科”。

在国内,配件坏了可以重买或通知厂商修理,而在南极资源和条件极其有限的封闭环境下,设备坏了只能自己想办法处理。李航学测绘出身,对电子元器件并不在行,当设备的通讯模块故障后,他硬着头皮参考设计图纸,在国内老师们的帮助下终于修好了设备。还有一次,一台工控机内用来同步时频的部件坏了,很长时间内都没有修好,后来他找到了报废的机柜,把配件拆过来安装上去,才成功完成修理。

有一次,风从门缝钻进观测栋,导致设备故障,李航花了好几个小时,在室外零下30多度的环境下修理,冻得直打哆嗦。

“去南极是一辈子难得的经历,如果有机会,我希望能再来一遍。”刘杨兴奋地说,而他的话也代表了众多南极科考队员的心声。

刘杨告诉记者,尽管有一定风险存在,但在出发前,他们都在黑龙江亚布力培训基地参加过冬训,学习了遇险时的求生技能,按照安全规程来操作,基本上不会遇到太多危险。

2007年,武汉大学主动找到北斗卫星导航办公室,建议在南极建立北斗导航卫星系统。这一举动得到我国政府的大力支持,从2007年开始实施当年,我国卫星轨道弧段就得以极大延伸,轨道精度提高了6倍。

说它是一次漫长的旅程,一点儿也没错。

回想南极经历,他们各有各的故事。

“回来了,回来了……”船终于靠岸了,岸边的同事、亲人向他们招手。4月12日,在位于上海浦东的中国极地考察国内基地码头,中国第32次南极考察队顺利完成各项预定考察任务,乘坐“雪龙”号极地科考船回到祖国怀抱。

《中国科学报》 (2016-05-12 第8版 校园)

11月刮大风,刘杨出去修设备,一物体被风卷起砸到了刘杨的脸上,顿时牙被撞掉了一颗。回想这段经历,天性乐观的他笑着说:“挺幸运没有砸到鼻子上,不然鼻梁该断了。”

“这些听起来简单,但是每一次都折腾了好久。之前思路不对,总想着急于修复故障,但有的时候还需要灵感和巧劲。”李航说。

带着对南极的无限向往,刘杨从中科院考到武大读博,工作累了他就自己或约伴去爬山,或是夜里坐着看极光。“人在大自然面前犹如置身旷野之上,感觉特别渺小,走远一点心里就会有所担心。但是,回头想想,一个冬天这块大陆上没有几个人,感觉也挺自豪的。”

本文由江苏快3发布于科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来一场与南极的亲密接触,4名师生出征南极

关键词:

辽宁高级高校组团赴北卡罗来纳教堂山分校抢人

必须承认的是,通过多年的持续性投入,中国高校的硬件环境已经不逊于国外,甚至在某种程度上已经超越了国外同...

详细>>

学习教育专题党课,白春礼参加科学传播局党支

江苏快3 ,根据中央和中科院党组“两学一做”学习教育工作部署,“七一”之后,全院将进入第三专题学习。在党的...

详细>>

江苏快3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开展职工退休审核检

检查内容是2014-2015年企业职工退休审核审批工作情况。主要包括退休审核审批相关文件依据是否合法合规,有无擅自...

详细>>

伊斯兰国IS宣称负责,孟加拉国警方强攻遇袭餐厅

孟加拉国警方强攻遇袭餐厅救出18名人质 孟加拉首都达卡一间餐厅当地时间1日晚发生挟持人质事件。孟加拉国军警...

详细>>